首页 >饮食

九祖剑帝 第五章 神秘之地

2019-10-11 14:23:42 | 来源: 饮食

九祖剑帝 第五章 神秘之地

楚轩艰难的抬起了头!

这时听到侯府这边的动静,侍卫也快速赶了过来!

一位身穿黑色玄衣,手握一柄长剑的青年一个纵跃来到了风誉杨的面前,此人长相倒也算翩翩公子极为的英俊!

“爹,出了什么事?!”

“没事,一个刺客而已,不自量力,妄图行刺于我!”

“从你的眼神我看出你与那柳阳郡候楚坤当年的眼神简直是如出一辙,你与他是何关系?”风誉杨淡淡的道。

“老狗,今日没能杀了你为我爹报仇,是你命大,真是可恨!”

“我说这眼神似曾相识,原来是楚家的小孽种,当年中了我的九幽噬魂针,没想到还能活在这世上,真可谓命大啊,不过这些年寒毒攻心的滋味可还好受?一个废人还妄图行刺本候,真是可笑至极!也好,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今天就送你归西,放心,等不了多久,最多三年,那天陆宴上我就会送你父亲下来陪你!哈哈……”

风誉杨手握一柄青色长剑,缓缓的举剑就要斩向楚轩!橙色的剑气渐渐的开始升腾,笼罩了长剑…

就在这时,一只手臂突然挡住了长剑!

“陌儿,你这是做什么?!”

风誉杨眉头一皱,疑惑的问道。

“父亲,这么一剑杀了他未免也太便宜他了,得好好折磨折磨,想到楚家人那绝望痛苦的眼神我就兴奋,就跟当日的楚坤一样!请将这小子交给我,我来处置!”

风离陌缓缓的走向楚轩,嘴角阴笑,面目狰狞的道。

“不要留下祸根,你自己看着办!”

说罢,风誉杨拂袖转身而去。

风离陌走到楚轩身边,一脚踩在楚轩的头上道:

“一个废物,连虚空海都已碎!报仇?你有这资格吗?对!你爹!?妖兽森林里吧!?是被我重伤的,若不是他逃的快,我想他已经是个死人了!但是,我!就在你面前,你能拿我怎么样?杀了我吗?哈哈哈…”

风离陌踩着楚轩的头咯咯作响面容扭曲的说道!

“今日杀不了风老狗和你这狗杂碎,是我最大的遗憾!你杀了我吧!今日我若不死,来日我必十倍、百倍从你风家讨回!”

楚轩长发垢面,满脸鲜血的咆哮道!

“死到临头了还嘴硬,不过我就喜欢对付你这种逞口舌之利的废物

,把你全身的骨头给你掰断,看你如何硬气!”

嘭!

风离陌纵身一脚,楚轩犹如一颗炮弹般腾空而起,重重的砸在了墙面,慢慢滑落地面,气息陡然萎靡!

还未滑落下来,只见风离陌侧身一跃,如飓风一般鬼魅般出现在楚轩的身后,一拳轰出!

咔!

紧接着第二拳!

第三拳!!

如风暴般席卷过楚轩的身体,橙色的真元剑气夹杂其中……

骨头断裂的咔咔声伴随着剑气呼啸而过的破风声还有楚轩痛苦的呻吟声不绝于耳……

片刻……

风离陌以闪电般的身手出现在十多米之外!

一把折扇出现在手中,就在他打开折扇的那一瞬间。

“唰!”

只是一声,楚轩应声倒地,浑身鲜血淋漓、凄惨无比……

“将此人拖出去扔到郡东秽泽山脉!喂那里的一些低级妖兽了吧,任其自生自灭!”

风离陌优雅的缓缓摇动着折扇淡淡的道。

“公子,似乎还有微弱呼吸!”一侍卫道。

“无妨,本身就无虚空海,毫无剑气修炼!刚才又被我折断了二十四根修炼主骨骼,全身脉络被已我用赤霞剑全部挑断,赤霞剑乃是中品灵器,会让真元剑气带上一丝腐蚀之力,犹如附骨之蛆!他现在就是一个真正的废人,终生都不可能再修炼剑道!即便老天眷顾让他活下来,他体内的九幽寒毒和腐蚀之力也会要了他的命!!”

说罢,

未曾多看一眼,

风离陌转身微笑离去。

……

在这片位面大陆,除了那些海量的普通凡器,其余皆有等级之分:

灵器、玄器、仙器、圣器、神器!

每种阶别的武器分为上、中、下三品,品阶越高,威力越强!

类似于玄都郡候府这种门阀贵族一般有拥有着灵器,而玄器则只有一些王朝的皇室贵族可能会拥有!

一般仙器便已孕育器灵,已不是一柄单纯意义上的武器了。圣器乃是如今整片大陆巅峰的存在,低阶的圣器都是极其罕见,甚至有些强大的圣器有时无视境界修为,相差不大的情况下持之可越级挑战对手,高品阶的圣器已有数百年未曾出现过…

所以,一旦有跟圣器有关的传闻,九洲大陆都会为之疯狂,将无数修炼者拖入一片血雨腥风的圣器争夺战中!

至于那神器,亘元大陆传说中的存在,因为太过神秘强大故而并没有人亲眼所见。流传若能被神器器灵选中认可为主,与器灵达到相融的契合度,开启那人器合一之境。斩仙弑圣,皆为神器之威!

这只是流传的说法,并没有真实存在过或者发生过。如此说来只是证明堪称神器那逆天的强大!具体亘古大陆如今究竟还有没有神器流传于世都不得而知!

且不说那虚无缥缈的神器!

归根到底,境界修为的强大才是实质性的,这就是等阶之间带来的压制如同鸿沟很难跨越。就如同一位九品剑皇强者即使拥有仙器,也照样很难斗得过一位剑宗!

阶别间的差别是巨大的!灵气的浑厚程度、剑意的领悟程度等等……

使得这条沟壑即使是仗着仙器之威也很难逾越!

……

……

……

这是一片荒芜的世界,天地之间充斥着朦胧的雾气。天空感觉矮的像要塌下来,那挂在天空之上的云朵居然都是血红色的,一条看不见尽头的大河,无边无际!浑浊的河水奔流不息,浪花滚滚,但是却不知其要流向何方!

一阵风刮过,地上的黄沙漫天飞扬,整个世界给人只有无尽的荒凉、萧条和落寞之感。天地间安静的可怕,仿佛空间在这里定格,时间在这里静止…亘古不变!

……

霎时,

天地间尽头出现了一抹模糊的身形,身穿黑色紧身衣,蹒跚着步履走了过来,走过的身后留下一滴滴血迹!犹如一位将行木就老者,极其缓慢。

楚轩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这里又是哪里。他只记得被那风离陌毁了自己身体内的所有修炼经脉,然后后面的事他就是一片空白了…

“风离陌,我说过我若不死,定要你风家付出惨痛的代价!”楚轩心里对自己暗暗发誓。

突然,

隐约间!

天地间传来一阵阵异响,仿佛是打斗的声音!似乎有千军万马,刀枪剑戟碰撞的声音,还有妖兽嘶吼咆哮的声音,惨叫声,剑气划破空气的破风声……场面极其混乱,似乎有百万大军正在激战!

楚轩感觉自己正身处这战场中央,但是只闻其声,却什么也没有,什么也看不见。楚轩心里百思不得解,他完全不知道这里是哪,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诡异的情况!

楚轩努力直起身体,想听的更为确切一些,但身体里面如同被撕裂般的疼痛让他不得不弯下了腰蹲了下来!

猛然间,天地间雷声滚滚,刚才所有的声音一瞬间全部消失不见,周围景象一变!

……

“这…这是那大河的尽头?!”楚轩抬头看到!只见奔腾的河水此时早已变成了血红色,在河的尽头下方是一个无边无际、广阔到似乎与天相接幽深无比的巨型深渊!血水奔流滚滚而下,跌入深渊消失不见,仿佛从来也没有任何东西进去过,也没有任何东西出来过…

楚轩努力望向那幽暗深渊之底,想看的清楚真切些。但仅仅只是半眼的时间,连他的视线都被吞噬的一干二净,而且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将被吸进去,连意识都要被强行挤压崩碎!吓得他赶紧撤回目光,连忙转过身去,不敢再看!

楚轩一屁股坐在地上,“好可怕,这到底是什么地方?!还有那深渊之底究竟是什么?实在是…邪恶至极,让人窒息!”楚轩心有余悸惊道。

就在楚轩疑惑重重,冥思苦想之际,天地间又有声音出现,还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这次似乎是一个人在说话,那声音伟岸浑厚,楚轩这次听的真切了!

“有因必有果,既然这是我人族大意间犯的错。而这种错,是任何人都不可避免犯下的!那么既然如此那就由我来承担吧!”

“愚昧至极!人族自私、贪婪,丑陋不堪!你与洪荒之主如此守护他们当真值得么?桀桀…”一道阴侧侧沙哑的声音响起。

“可笑至极,你懂什么叫值得与不值得么?!让整个太古大陆陷入一片混乱与无尽的黑暗,亲手摧毁这个造就你的世界、屠戮这亿亿生灵,众族生灵涂炭!这就是你所谓的值得?!”

天地间响起了两道神秘悠远的声音,楚轩大气都不敢出,侧耳倾听!

“吾以燃烧混沌之躯,祭灭主神之灵!封印厮罪恶之源七万八千载!太初已荒,亘元已开!万世知后,散邪于渊!启…!!”

“你这个疯子,你们都是疯子!我不要啊……”

“终于,,

一起都结束了。。”

……

到这里,这片世界安静了下来,仿佛根本没有发生过什么,一样如初!

孤独的天!

荒芜的地!

……

只是,一丝肉眼察觉不到的灰色光点飞快地射向楚轩脸庞,穿过眉心,闯进识海!

楚轩脑袋一阵刺痛,痛苦的大叫了一声!突然惊醒,发现自己正躺在一片荒山树林里,全身从内到外疼痛无比,感觉就像要散架!

“风离陌那个杂碎!真是心狠手辣,此仇不报,我楚轩今生誓不为人!”

楚轩揉了揉额头,缓缓起身,刺痛感仍然很强烈

“不过刚才那梦又是怎么回事?难道只是个梦吗?真是个奇怪的梦!”

楚轩环顾了四周,找到一根木棒,一瘸一拐的朝林间走去……

……

牡丹江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湘潭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佛山好的白癜风医院
牡丹江好的性病医院
湘潭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