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凉菜

道尊战魂 881.第八百八十二章 一醉解千愁

2019-10-12 21:12:13 | 来源: 凉菜

道尊战魂 881.第八百八十二章 一醉解千愁

“师弟,我何尝不是想如此啊,可是她不答应啊,”蓝天英苦恼的说道:“自从我救了她之后,她便对我不理不睬,我知道,她心里有太多的芥蒂了,当然其中最重要的,还是怕我魂武大陆的弟子不接受她,毕竟先前为了两族间的战争,她伤害了玲花师妹,以致玲花师妹如今都是生死不明。..”

“就算除去这个不说,雪寒的双手之上也沾满了魂武弟子的鲜血。我看得出来,一些我下属的弟子对她还是非常仇视的。”

“嗯,这也是正常的,怎么说先前的战争她也杀了那么多的魂武弟子,所以一时之间若让所有人都接受她,几乎是不可能的。”拍了拍蓝天英的肩膀,云战安慰道:“但是师兄也别灰心,相信其中还是有一些明白事理的弟子会支持你的这般做法的。”

“嗯,但愿吧。”蓝天英低叹道。

“不好了,天英师兄,聂姑娘自杀了。”这时,帐篷外传来了不知是谁的一声惊喝。

“嗖嗖。”

两道身影如闪电般爆射而去,同时蓝天英暴喝出口,“雪寒。”

当来到了蓝天英为聂雪寒安排的营帐之中,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聂雪寒那张铁青的脸,以及那极端妩媚的笑容。

“雪寒,你怎么这么傻啊。”再也顾不得其他的蓝天英,迅速的拿出了一颗九品丹药想要为聂雪寒服下,却被聂雪寒笑着拒绝了。

“天英,请允许我在临死前最后一次这么叫你,别再浪费力气了,我已经服下了我魔族的禁忌之毒,回天已经无望了。”说着话,聂雪寒的脸色逐渐恢复了以往的神光,这说明她的生命已经慢慢走向尽头,正在最后的回光返照。

倔强的挣扎起了身体,聂雪寒强行稳住自己身形的朝着云战盈盈一拜,开口道:“云公子,对不起,杀了你们大陆那么多的人,还令你师姐生死不明,雪寒在这里给你陪一声不是了。谢谢你的宽宏大量,但雪寒实在无颜面苟延在这世间,所以请尊重我的选择。”

点了点头,云战没有说话,而且在这个时候,面对一个如此重情的女子,云战也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说完后,聂雪寒顺势倒在了蓝天英的怀中,呼吸凌乱的道:“天英,抱着我,一直以来我都有一个梦想,就是有朝一日可以死在你的怀中,没想到这个梦想终于在今天的这个时候要实现了。”

“咳咳咳,我好幸福…”

“雪寒,别离开我…”

“天英,与你遥望的日子真的不好过,你知道吗?虽然我们相隔万水,但我的心却没有一刻的离开过你。临死之前,我只想和你解释一下,大陆上传闻的一个异族浪子喜欢我后被我夺取魂力击杀的事,其实那是假的,是我有意放出的谣言,目地就是为了想让除你之外的任何男子都别在纠缠于我,所以我才这么做的。”

“我人生只背叛过你一次,就是这次因为魔族,天英,你相信我吗?”

“我相信,我真的相信,哼啊…”

“谢谢,天英,我爱你…”

后面的话,云战没有再听下去,或许他也不忍心再打扰这一对情侣所剩下的不多时间了,因此他选择了默默的退去。

当走出帐篷之后,云战的心里有着一丝沉重,那丝沉重,是来源于大战前的压力,还有对玲花深情的思念。

同时在这一刻,云战也多了一些深深的感触,那就是残酷的也许不是杀人,而是看着心爱的人在怀中慢慢的闭上双眼。这就是情感,人类永远无法战胜的东西,任你修为通天,无法抹除的始终是不可避免的七情六欲。

仰天叹了一口气,以此来发泄胸中的烦闷,在这个没有月亮的夜晚,云战毫不掩饰的眉宇间多出了几缕忧愁。

“师弟,别怪师姐说你,最近你可是越来越不像你了,从前的你,可不是这样的哦。”随着话音落下,两道倩影缓缓走来,她们分别是白如雪与水玲珑。

“师姐还没睡吗?”刻意避开了白如雪的话,云战淡淡的说道。

也许白如雪说的没错,云战近来的性情大变,不在像从前那般的玩世不恭,然而这一切的变化,都和那个叫玲花的女子有关。

“你不是也没睡吗?知道你心情不好,所以来找你聊聊,怎么,不欢迎吗?”白如雪依旧霸气十足的和云战吆喝着,言语间没有因为云战近来的改变而有丝毫的顾忌。

“师姐,你就会吼我。我在想像你这么个母老虎,到底谁还敢娶你啊,相信能镇得住你的人中绝对不会有我。”回过头来,云战淡笑着说道。

“臭小子,你敢糗我,信不信我揍你。”闻言,白如雪的脸立马变成了粉红一片,尤其是当着闺蜜的面被糗,白如雪决定要发飙了。

而一旁的水玲珑,不但不帮白如雪的忙,还幸灾乐祸的捂个小嘴偷笑着,然后添油加醋的说道:“云公子说的不错啊,如雪姐,怕是一般人真的镇不住你。”

“你们两个小家伙是成心的吗?哼,我告诉你们,不是我自吹

,若是我放出找夫君的消息,信不信队伍都能从这里排到魂武学院。”白如雪气鼓鼓的道。

“别以为只有你们招人爱,老娘的追随者多了去了,数都数不完,哼。”

“哈哈哈…”

白如雪的话,顿时惹来两人的齐声大笑。

“师弟,心情好点没?”笑够了,白如雪关心的目光看着云战,轻问道。

到此时云战方才知道白如雪的一番耍宝,竟完全是为了逗自己开心,不由的内心中升起了无数的感动。

“师姐,好多了,其实也不是心情不好,就是有些东西放不下。”面对这个向来对自己关心备至的师姐,云战如实回答道。

“是放不下玲花师妹吧?师姐了解,”轻轻拍了拍云战的肩头,白如雪柔声安慰道:“不过师弟放心,相信玲花师妹吉人自有天相的。”

“嗯。”云战点了点头。

“走,师弟,师姐陪你喝酒去,喝多了就什么都不想了,喝多了就一醉解千愁。”白如雪像个爷们儿似得说道。那股子豪情万丈,丝毫不落后于一个纯汉子。

“好。”

于是一行三人便是来到了云战的帐篷,不由分说的大喝起来。

白如雪和云战的酒量就不用多说了,都是千杯不醉的主,只是令两人没有想到的是,水玲珑的酒量也是出奇的好,都能当陪酒的了,默默的坐在一旁也不多言,就是两人喝多少她也跟着喝多少,老有陪酒的思想觉悟了。

“对了师姐,你和水姑娘是怎么认识的,我看你们俩好像一对姐妹似的,我咋有点好奇呢?难不成我们魂武大陆的人不忌讳与巫族之人的接触?这事儿我咋没听说过呢?”酒过三巡后,云战问道。

“臭小子,巫族的人怎么了,巫族的人要比魔族的人好上一万倍,最起码我所认识的巫族魔法师中,没有一个是狼子野心,她们的愿望只是想平静的生活而已,”白如雪杏目圆瞪道:“再者说你不也和巫族的人打过交道吗,还拐走了人家的公主,你以为我不知道呢?”

云战满脸的黑线。什么叫拐走啊,那叫自由恋爱好不好,咋啥话一到这个师姐的口中就变味儿呢,云战无语中。

“我和如雪师姐是在白云梯认识的,当年的白云梯之行,我被你们大陆的一个强者调戏,还是如雪师姐帮我解了围,所以我们就成为好姐妹了,”为了避免云战继续杵在那里尴尬,水玲珑忙解释道:“后来我们俩一起登白云梯,期间经历了很多,最后在白云梯的第四十五层,我们结拜为姐妹…”

听着水玲珑徐徐道来的一切,云战才知道,其实三族争锋的大陆并不应该也算上巫族,应该说是魔族和魂武争锋更贴切一些,因为巫族不喜战争,他们更向往和平,但是无奈老祖留下的规矩,让他们不得不去帮助魔族,最起码他们的本意,是不愿意帮助魔族的。

“明白了,”听完后,云战认真的点了点头,随即道:“如果巫云鹤能够交出我师姐,我保证只杀他一人,不动巫族的一草一木,一兵一卒。”

能说出这一番话,水玲珑知道这已经是云战的底线了,不然凭着云战的性格,不毁了巫族才怪,以她对后者的了解,后者绝对做得出来人神共愤的杀劫,北域魔城的鸡犬不留,便是对后者手段最好的见证。

“如此,玲珑就代表我巫族的姐妹谢谢云公子了,”缓缓的举起了手中的酒坛,水玲珑恭敬的道:“云公子放心,只要我水玲珑有一口气在,就一定协助云公子夺回令师姐,避免这场两族间没有必要的战争。”

“嗯,如此最好。”云战做声道。

“但也不要勉强,事情已经发生到这一步了,我料定巫云鹤绝不会轻易善罢甘休,所以一场大战在所难免,但是我答应你,在这场不可避免的战争中,我会尽量减少对巫族弟子的击杀,这…也算是我对她的一个承诺吧。”

娄底治疗早泄费用
武汉好的癫痫病医院
郴州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娄底治疗早泄医院
武汉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猜你喜欢